首页

整形医生

V型美容网 > 整形医生 > 醫生開辦個人診所要算好“經營”賬 全科醫生或是發展方向

醫生開辦個人診所要算好“經營”賬 全科醫生或是發展方向

来源:点击:时间:2019-09-05 17:30
原標題:醫生開辦個人診所要算好“經營”賬 全科醫生或是發展方向

新聞背景>>

日前,國家衛健委等五部門制定了《關於開展促進診所發展試點的意見》。《意見》提出鼓勵符合條件的醫師,全職或兼職開辦專科或全科診所等創新性改革措施。2019到2020年北京、上海、沈陽、南京、杭州、武漢、廣州、深圳、成都、西安等10個城市開展促進診所發展試點工作,根據試點經驗完善診所建設與管理政策,並在全國推廣。此外,《意見》還鼓勵在醫療機構執業滿5年,取得中級及以上職稱資格的醫師,全職或兼職開辦專科診所。鼓勵符合條件的全科醫師,或加注全科醫師執業范圍的專科醫師,全職或兼職開辦全科診所。此外,《關於優化社會辦醫醫療機構跨部門審批工作的通知》提出,300平方米以下醫療機構設施不需要辦理消防設計、竣工驗收備案手續﹔對環境影響很小、不需要進行環境影響評價的醫療機構項目實行環境影響登記表備案管理。很顯然,對於診所而言,國家的推動步伐越走越快。

記者調查>>

如果《意見》落實,有很多醫生“走出”醫院開診所,老百姓可以就近找青睞的專家看病。那麼,醫生開診所有哪些難點?醫生願意開辦私人診所嗎?西安市目前的診所市場情況是什麼樣的?

西安市目前擁有一定數量診所。2018年西安市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簡報指出,西安市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診所、衛生所和醫務室共有2242個。記者走訪發現,這些診所大部分在居民區裡,有的是世代相傳,有的是醫學院畢業后直接上崗,有公立醫院5年以上執業經驗的就更少。而到診所就診的患者是以外來務工人員為主的流動性較強、醫保覆蓋不徹底人群。

診所案例>>

袁林天、羅亞寧夫婦:借債投資近千萬 相信遲早會把錢還完

袁林天,曾經是空軍軍醫大學口腔醫院的兒牙醫生。袁林天的愛人羅亞寧,原來是唐都醫院生殖醫學科的醫生。夫婦轉業后自主擇業開辦了“袁林天兒童口腔醫院”,一個負責技術,一個負責經營。

“我們起初計劃門診的面積500平方米,配備6把牙椅。可是在籌備的過程中發現,計劃越來越不能滿足客戶對口腔醫療的高需求,於是,門診面積從500平方米增加到1100平方米,又到后來口腔醫院的2000平方米。為了給客戶提供最好的技術和服務,不斷添置最新設備,儀器設備也增添了最新的高科技產品。就這樣,把全部積蓄用掉了,又借了好幾筆,投入近一千萬元,起初也沒想那麼多,現在也不知道啥時候能把錢還完。不過做的是健康產業,遲早會把錢還完的。”羅亞寧告訴記者,醫生開診所,沒點經濟頭腦可真不行。

說的這裡,袁林天非常不認同,“不管在那裡給人看病,醫生的職業操守必須牢記,掙錢的事情,不著急。”在愛人的眼裡,袁林天此刻說這樣的話,就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的表現。

“醫院剛開始有20多人,現在專職工作人員70多人。每個月的人員工資、社保,加上患者的固定耗材,水、電、房租等等就需要固定支出上百萬。“羅亞寧算了算賬。

“我如果不從編制裡的醫院出來,大概就是職稱升到頂頭,然后熬年資,做科研,最后就是退休。”袁林天有了新的目標——分享自己的“畢生所學”,所以袁林天的口腔醫院不僅是一個專科“診所”,更是一個“培訓基地”。“我去很多民營口腔看他們的兒牙科技術真的很一般,需要提升的太多了,但醫生的進修門檻高,名額少,一年也就幾個名額,大多還是地方基礎公立機構的醫生。現在我帶了近200個私立口腔診所的醫生,這些人學成又要惠及多少人呀!”

李軍家族:中醫館在90年代月入數萬 而現在開診所是微利

李軍現在是西安雁塔甘露醫院的精神科門診辦主任,曾供職於西安市未央區一家公立醫院。

說起醫生診所,李軍的家族算是最早嘗鮮的代表。李軍的父親是一名中醫副主任醫師,先后在多個公立醫院任職,直至上世紀90年代一次偶然的機遇下,李軍的父親受到沿海城市深圳、廣州的影響,在醫院工作的妻子鼓勵下,決定辭職開個自己的中醫館。

這在那個年代絕對是個稀罕事,“畢竟是金飯碗,誰敢隨便丟?”李軍說,“當時我爸就在鐘樓附近租了間房,隔壁是理發店、賣鍋爐配件的,我爸的中醫館就在其中,倒也新鮮。”

“如此簡陋的中醫館,患者多嗎?”面對記者的提問,李軍說到,“從我爸的這個事兒上,我就看出來,要出來開診所,醫術必須得好,要想每天都有很多患者,那必須名氣也得高。”李軍的父親多年的執醫生涯積累了很多患者,所以開診所后有大量患者慕名而來。

“有次我爸的同行也是好友去診所,看到那麼多人,也心動了想舍了金飯碗也整個診所。可是看到收衛生費的來和我爸‘糾纏’又瞬間打了退堂鼓。”李軍提到,有些人一看診所人多,日進斗金就很羨慕,但是殊不知一旦開起來,除了要有精益的醫學技術,還有工商、稅務等等日常經營問題都需要自己操心。

李軍家的中醫館在90年代月入數萬,而在如今,每月去掉人員等開銷,剩余的錢和在其他醫學院上班的同學工資相當。“沒有醫保定點報銷,老百姓不來,有了醫保報銷,利潤又低了很多,自己開診所可有很大的成本。”所以,李軍認為,在現在的微利時代,醫生全職開門診前可得好好算一筆賬。

醫生觀點>>

學科研究、職稱晉升

成為醫生“創業”絆腳石

西安市中心醫院內分泌科的主任,內分泌學科帶頭人田竹芳:學術無止境,不會出來開診所

“我負責我們醫院的內分泌學科發展,同時還在帶學生。我覺得學術是無止境的,生命科學非常深奧,還有很多需要我們去探索。如果我離開了醫院,我認為在我的學科上的探索可能就有點困難了。老百姓都盼著大專家可以去家門口看病,但是大專家如果都做基礎保健醫療了,那麼以后是不是就沒有人來攻克學科難點?”

記者又追問道,兼職是否可以?田竹芳補充道,“我覺得兼職更不可能,上門診的時候,一天多的時候看80個病人,每天都要查房,還經常院內多學科會診,周末常常還有學術會議。別說兼職了,我連本職的活都已經滿負荷運轉了。”

還有一些年輕的醫生也表示不會辭職出去。小張剛剛升了主治醫師,有很多非公醫院向他伸出了“橄欖枝”,但他擔心:“如果離開體制內、科研一線,是不是以后就很難晉升了?”

不願透漏姓名的Y醫生:經濟壓力也蠻大 希望增加一些收入

也有醫生對這項政策落地透露了無限的渴望。“大家覺得醫生是一份很體面的工作,但是實際上我們也很無奈,我們的工資沒有外界想象的那麼高,工資考核卻比外界想象的高,常常發到手上的工資也就那回事了。”不願透漏姓名的Y醫生說,自己的工資最多也就是能讓家人基本正常生活,因為接父母來一起住,前兩年貸款換了個3居室的房子,孩子今年高考,過幾年還要結婚,其實經濟壓力也蠻大的,都不說自己開門診了,如果能正大光明多點執業、兼職,從而增加一些收入,他覺得倒也不錯。

西安市某三甲醫院院長:優質醫療資源稀缺 醫生兼職恐怕沒有余力

西安市某三甲醫院曾擬過一則聲明,提及該院幾位知名專家並不曾在外院坐診等相關內容。而事實是那幾位專家確實是在外面有出診,每周一次,一次半天。隨后醫院將這幾位專家分別固定在周末的門診上。而這個事件發生的時候,國家已出台了鼓勵醫生多點執業的相關政策。多點執業尚且如此,兼職開診所可真就是在給大醫院管理者“出難題”了。

有人無奈地說,現在一些醫生多點執業或開兼職開門診都好像成了“偷雞摸狗”,似乎一旦被醫院發現恐有“殺頭”的結果。對此,西安市某三甲醫院院長表示,不是作為醫院的管理者心胸狹隘,隻考慮醫院的發展,實際上目前整體優質醫療資源稀缺,人的精力畢竟有限,立足本院的工作都捉襟見肘,怎麼會還有余力去做兼職?

西安某公立三甲醫院神經外科醫生z先生:治療都需要團隊和設備 沒有那麼簡單

“我一個外科醫生開診所,我真不知道我能干什麼。”z先生說,“西醫依據精准診斷,這意味著患者要做很多檢查,這每台設備都價值千萬,我得募集多少資金才能開得了這樣的醫院。而且不同疾病患病人數即使是逐年增加,疑難危重疾病也不是人人都會得。比如腦溢血,輕症時期患者不適來院就診,通過多種診斷及時發現就能立即進行相關的治療,而不管手術治療還是介入治療也都需要團隊、設備。外科離不開手術,一台手術的背后有手術室的層流級別、消毒供應等太多問題,可沒有想得那麼簡單。”Z先生說到這裡,還提到了一個更直接的問題,如果在本職醫院手術,患者沒有搶救過來,家屬痛苦但能接受。但是如果在“醫生的診所”,估計可能就會出現“醫鬧”了。

西安目前“醫生診所”:以口腔、整形、中醫專科為主

通過調查,記者發現目前受大家歡迎的“醫生診所”以口腔科、中醫科、正骨和整形美容科居多。有醫生表示,與專科診所遍地開花的市場供給相悖,百姓對醫生診所的需求更多在“全科”醫生這個領域上。全科醫生一般是以門診形式處理常見病、多發病及一般急症的多面手。而就老百姓就診需求而言,全科醫生其實是大家基礎診療的關鍵角色,也是票選出來大家最需要增加的“醫生診所”。

全科醫生缺乏或是醫生開辦診所的“痛點”。《西安市改革完善全科醫生培養與使用激勵機制實施方案》2018年底印發,《方案》提出,到2020年,城鄉每萬名居民將擁有2~3名合格的全科醫生。就全國大數據而言,我國目前每萬名居民擁有1.8個全科醫生。對比龐大的需求量,僅靠政策推動,遠遠不能滿足老百姓日常對全科醫生的需求。

記者手記>>

隻要醫療行為規范、合法,就值得去實踐

記者採訪過程中發現,醫生想開診所還有很多問題他們都需要了解。例如“區域衛生規劃”指標、行政審批等。就拿行政審批而言,很多醫生放棄的原因是醫院的“准生証”難辦。其實,在2018年6月公布的《關於進一步改革完善醫療機構、醫師審批工作的通知》和2019年1月公布的《關於優化社會辦醫醫療機構跨部門審批工作的通知》的兩個文件重提到,二級及以下醫療機構設置審批與執業登記“兩証合一”。

還有年輕醫生擔心的職稱晉升問題,其實,今年6月12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的《關於促進社會辦醫持續健康規范發展的意見》提出,社會辦醫專業技術人員與公立醫療機構專業技術人員一樣同等參與職稱評審,且不受崗位比例限制。

對於醫生因“兼職”、“多點執業”被醫院另眼相待這個情況,希望醫院可以建立一個良性機制。同時,也讓醫生做好本職工作的情況下,可以“兼職補貼家用”。

對於外科醫生而言,開診所有些難,但是加入“醫生集團”與大醫院簽約,是讓“飛刀”合法合規的有效渠道,或許也是更適合外科醫生的一種兼職方式。當然也需要醫院的支持和理解,前提是做好本職工作。

但不管以上那種形式,隻要醫療行為規范、合法,可以解決患者就診需求,可以優化診療結構,促進老百姓健康,就值得去實踐。 華商報記者 王瑋

(責編:谷妍、鄧楠)
关闭